排行榜
| | 注册 |
播放记录

您尚未看过任何视频

当前位置:首页 > 暴力强奸 > 遇到土匪

2019-08-18 02:32:38


历劫花
七肉票原是个处女今晚,该是朱虎回家住宿的日子,已经是午夜两点多钟了,
朱虎还没回来,秋菊独自一人,睡在床上,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这半个月以
来,秋菊独宿,倒还是头一回呢突然一阵「轧,轧」声,一辆汽车停在门前下,
朱虎在敲门,秋菊急忙起身,开了大门,把朱虎迎了进来,朱虎神色慌张地对秋
菊说:「走,咱们这就走,奶都预备好了吗?」

秋菊听见这句话,真是喜出望外,忙去提了那两只准备好的箱子,自己穿上
了衣服,又掮了个铺盖,就和朱虎一同上了汽车,驶往天津的大道行去。

在路上朱虎告诉秋菊,公馆里出了事了,那位做官的老爷,不知犯了什麽事,
被抓去了,听说或许要枪毙呢公馆里也乱了,所以朱虎趁人不备,还拿了太太一
些钱,开着汽车跑来了,因为怕马富要来,所以要急速离开。

汽车疾驰在乡间路上,崎岖不平的公路,使得车子巅波得非常利害,朱虎只
得把车子得得慢一点。

忽然路上前面有一大堆乱石头子儿,使车子不易过去,朱虎正在停着车,思
想主意的一刹那间,忽听到「砰,砰」的两声枪响,紧跟着三匹马,从路的两旁
奔了过来,一人用枪抵住了朱虎说道:「开门」

朱虎一看,心想糟了,遇着土匪了,只好打开车门,又听那大汉说道:「出
来。」

朱虎也只得乖乖的走下了车子,高举着双手,他这时才看清,除了这三个骑
着马的好汉以外,还有着七八个人呢手中都是拿着枪儿刀儿的。

此时,另一个人走上来,将朱虎倒背着手绑了起来,又用布把他的嘴和眼睛
给包扎住了。

秋菊是有生以来,从没有看见过这种凶势,早已吓得软瘫在车上了,却也被
人给绑了起来。

原来,这三个土匪,是结拜兄弟,老大叫石阎王,老二叫崔命鬼,老三叫杨
铁相,三个人手下,也有着几十个小土匪,各占一个村庄,老大在王家庄,老二
在张家庄,老三在李家庄,平素一起作案。朱虎和秋菊被抢的地方,是在李家庄
附近。

朱虎与秋菊两人,被绑了以後,小土匪即动手,把车上的东西,都扛了下去,
他们是用不着汽车的,却把汽车的车胎给拿走了,然後将朱虎推上了车,杨铁相
正要把秋菊也推回去的时侯,一见秋菊,长得很美,就乾脆用手一挟,把秋菊放
在自己的坐骑上,一声呼哨,落荒而去。

经过了一段时间,不知走了有多少路,这一伙人停了下来,秋菊依然被杨铁
相挟着,走进了一所房子,秋菊虽然是被绑着,但是头脑很清楚,感觉到这是一
座很深的院子,想来这房子一定很大,终於进到了一所大厅,杨铁相把秋菊放下
了,同时把她眼晴和嘴上的布解开了。

秋菊的眼睛,因被绑得太久,猛然遇到了光亮,反被剌射得不敢睁开眼,过
了一会儿,才看清楚了,原来是在一座大厅上,三个土匪,正在打开了箱子,把
财物都拿了出来,看过一阵,其中一个黑黑面孔,长胡子的人说道:「嘿,就这
麽一点点东西,倒劳了这麽多人,算了,老三,都算归你的好了。」

原来这人就是老大石阎王,老二崔命鬼也认为这是在老三的地方得来的,既
然不多,就都给了老三吧。倒是老三杨铁相,不肯独得,但终於接受了两位哥哥
的好意,同时吩咐小土匪们,摆上了酒席,一则庆贺,二则给两位哥哥解乏。

一会儿的功夫,大盘大碗的摆了一桌子,三个人斟了酒,慢慢的吃喝起来。

老大看见了秋菊,不由得问老三道:「喂,三弟,你把这妞儿弄来了,是不
是又想痛快痛快啊嘿,这妞儿长得倒是不错,怪逗人欢喜的。」

老三杨铁相一听说道:「玩玩呢是一定需要的,同时也想把她作个肉票,假
如是好票,就干她一笔,假如不是好票,倒想留着她使唤使唤。」

秋菊听在耳朵里,虽然对於这些话,不能全懂,也至少猜度到了一些意思。

这时三个人已喝了几杯酒,老大又说道:「喂,老三,你先去审问审问她,
是票,就是肉票的办法,假如不是票,那就先弄来伺候喝酒不好吗」

话刚说完,杨铁相还没有接腔,倒是老二说了话了,老二崔命鬼笑嘻嘻的说
道:「大哥你又在不转好念头了,可是这是老三的贷呀」

老大一笑说道:「叫她倒倒酒,烫烫酒总行啊喝完了,我就得回去,搂我的
小妖精去呢」说完哈哈一笑。

老三杨铁相,站了起来,走近了秋菊,一把拉住秋菊,秋菊只能跟着走,走
出了大厅,绕到了一个旁院里去。这院儿里有三个房间,倒都点着灯,房里有一
个粗使的中年妇人,一脸横肉,见杨铁相进来了,忙迎了上去,叫了一声:「三
爷,这妞儿是那儿来的,是不是今晚上陪三爷睡啊?」

杨铁相将秋菊交给了那妇人道:「先剥光她。」妇人把秋菊手上绑的绳子解
开了,秋菊的手有点麻木,跟着妇人就把秋菊的衣裤,都剥脱了下来,光赤赤的
站在杨铁相的面前,妇人说道:「三爷,倒是一身细皮白肉呢」说着就在秋菊的
屁股上,「拍」的打了一下,好大的力气,秋菊感到了一阵疼痛。

杨铁相问道:「奶是谁家的小姐?还是太太?那个男人是奶什麽人?快说实
话不然,老子就宰了奶」

秋菊知道如果被他们当成了肉票儿,准得挨打受罪,要她说出地方来,好去
勒赎,可是,自己是个见不得人的人,也是无家可归的人。於是,就把自己是人
家的丫头,因为作错了事,太太要把她打死,所以跟了开车的想逃走,没有想到,
在路上遇到了好汉,现在是个走投无路的人。

秋菊说到了这些,杨铁相还没有说话,那妇人已经开口了,她说道:「三爷,
这可是你的福气,大爷,二爷,他们都有太太,您乾脆就叫她作老婆算了,您看,
细皮白肉的,人长得又漂亮。」

说到这里又回过头来,对秋菊说道:「小妞儿奶可愿意不愿意做我们三爷的
老婆啊?」

秋菊只低着头不作声,杨铁相这时却站了起来,把秋菊往里屋一拉,将秋菊
仰放在床上,他也脱去了衣服,不由分说的,就压了上去,秋菊感到阴户一阵剌
痛,原来,秋菊吓得一点浪水都没有,一个乾乾的阴户,猛被老三的大鸡巴插了
进去,所以痛得叫了声:「哎哟」老三就挺着鸡巴抽插起来,不一会,插得秋菊
的浪水儿流了,阴户里也滑润了,杨铁相问道:「奶叫什麽名字?」

秋菊娇羞似的说道:「我叫秋菊。」

杨铁相接看又问道:「奶姓什麽?」

秋菊道:「我也不知道,我从小就卖给人家当丫头的。」

杨铁相又道:「那麽奶也姓杨好了,给我作老婆好不好?」

秋菊将阴户一夹:「哼哼」的哼了一声说道:「现在不已经是你老婆了吗可
是你是谁我都不知道呢」

杨铁相哈哈一笑道:「我叫杨铁相,我排行第三,有两个拜把子哥哥,大哥
叫石闰王,二哥叫崔命鬼,这儿是我的家,我手下有二十个人,那老婆子是伺候
我的,她叫王妈。」

秋菊的夹功,使得杨铁相,不能再支持下去,竟射出了精,两人抹擦乾净,
走到外屋,王妈对着秋菊直叫三奶奶。於是两人都穿起了衣服,手挽手的到前面
大厅上去。

老大和老二,一见两个人走进来的情形,就拍手笑了起来,老三把秋菊的情
形一说,又宣布秋菊是他的老婆了,大家都向两人道喜,老三召集了手下的小土
匪们,都来见了秋菊,於是大开筵席,小土匪们们也在院子捏大吃大喝起来,直
闹到天光大亮,才去睡觉。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的时间了,杨铁相吩咐了一下手底下的人,就叫秋菊
打扮得花技招展的,同老大,老二,一起动身,原来是带着秋菊到老大和老二的
家里去认亲。

杨铁相把秋菊带在马上,一路上经过的都是荒野和山路,马走了足有一个多
钟点,走进了一个小小的村落,原来这就是老大居住的王家庄,庄里只有五六户
人家,却都是老大手下人的家,到了老大的家,却是一所大大的院落,广楔大门,
谁敢相信,这是土匪的窠穴呢。

进屋之後,老大先介绍了他的老婆,秋菊一看,是个近三十岁的女人,倒是
一脸的媚态,瘦瘦的细腰,却是个绝大的肥屁股,一见了秋菊,很是亲热的招呼
着,一会儿,老大的手下人,也都集合在院子里拜见了秋菊,大家也都称她为三
奶奶。

秋菊心想:原来作了土匪婆子,还有这样的威风呢真感到比嫁给朱虎或是马
富要强得太多了,也就打起精神,随着那位大嫂,拉东扯西的聊着天儿。

一会儿功夫,大嫂在老大耳边口语了两句,老大点点头说:「小妖精,随奶
怎麽办都好。」

大嫂做了个娇,就吩咐在跨院花厅里摆酒,大家走进了跨院花厅,秋菊一看,
真是富丽堂皇,满桌山珍海味,简直是大公馆请客似的。

三个人依次坐下後,大嫂说:「今天老大老三都有老婆陪在旁边,二弟没有
人,我叫我那小丫头来陪你,可是老二,不许你开啊喝完酒,有现成的肉票儿,
你去玩弄去好了,好在你是虐待狂,你竟管去虐待肉票儿好了。」

老二一听,哈哈一笑说道:「大嫂奶可真想得周到,兄弟先谢谢奶啦」

大嫂就吩咐人去把小丫头叫了来,她已经是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子了,大嫂向
小丫头说道:「奶伺候二爷喝酒,傻丫头,我不是告诉过你吗脱光了伺候」

小丫头娇媚的脱了个精光,坐在老二的腿上,一口口的递着酒杯,一刹间,
酒色肉香,充满了花厅,大家在嬉笑中饮着酒。

几个人直喝到了深夜,才算是酒醉饭饱,小妖精拉着秋菊去看老二收拾那肉
票,秋菊本不想去看,但在这种环境之中,好像是根本没有什麽羞耻似的,并且
想到自己也几乎差点成了肉票,所以一想去看看也好,倒底土匪是怎样对待肉票
的,於是也就跟了小妖精一起去看。

在一间阴暗的房间里,一张土坑上,一个女人睡着,却用棉被盖住了身体,
秋菊觉得奇怪,大热天的还盖了棉被,只见老二带着酒意,叫看守的人打开了锁,
就走了进去,把灯拨亮了点,照亮了这屋子。秋菊和小妖精在窗外向里一看,这
女人是近二十岁的年纪,虽说是个乡下人,倒是长得眉清目秀的。

老二走近了坑,女人吓得拉紧了被子,老二用手一拉,被子拉到了地上,原
来那女人是赤条条的一丝不挂,这是土匪们怕女的肉票跑掉的最好法子。这女人
已吓得缩在了一堆,老二一拉女人的腿,就想来个老汉推车,先插个痛快,却没
有想到,这女人是宁死不肯受污辱的,举手猛向老二的脸上打去,老二的酒也喝
多了,一闪身的时侯,差一点没有摔倒,这女人边挣扎,边大喊着:「你们杀了
我好了」

老二一声狰笑,喊了一句「来人」两个看守着门的小土匪跑了进去。

老二吩咐他们按住女人,於是一个人在一边,跳上了土坑,一手按肩,一手
抬腿,把那白屁股,放正在坑沿上,那阴户就高高的拱起,老二用手托着自己的
鸡巴,用力往那阴户里一插,女人叫声「哎唷」,老二就不顾一切,疯狂的抽插
了起来。

女人闭了跟,咬紧了牙,昏迷的死了过去,老二把那女人的腿接了过来,示
意两个人走了出去,又开始了抽插起来,这女人被插得死去又活来,脸上那惊怕
的样儿,加深了老二的淫兴,不由得一下比一下重,一下比一下快的抽插着。这
女人是只有被蹂躏的份儿,每次的死过去,老二足足插了一个钟点,才丢了精,
当老二拨出鸡巴的时候,那阴户里已在流看处女血了。

小妖精拉着秋菊,走了开去,一直回到了方才喝酒的花厅,原来花厅的东首
一间,就是老大和小妖精的卧房,西首一间是客房,早已铺好了床褥,是预备给
老三和秋菊今晚住宿的。

小妖精开了花厅的门,先把秋菊送到了西首客房,秋菊往床上一看,老三已
经喝醉得很厉害,赤身露体的仰卧在床上,小妖精在秋菊的屁股上拧了一下说道
:「妹妹快去浇浇那根烛吧」说着,一笑就走了。

秋菊把房门轻轻给扣上了,走近了床边,看看老三睡得沉沉的,於是把灯燃
暗了一点,自己也脱了衣服,睡在老三身边,想起小妖精的话,不由得一阵心跳,
伸手去一摸老三的大鸡巴,倒也粗壮得足有八寸多长。这时阴户里有些发烫,也
流出了浪水,用手推了推老三,偏是睡得沉沉的,正想真的爬到老三身上去,来
个倒浇,也好稍解这又浪又痒的阴户的痛苦,正在这时候,忽然小妖精的房子里
却传来了一声声的娇浪声。

秋菊心想,小妖精到是个天生浪贷,不如先去看看她怎麽的浪法,於是轻轻
的下了床,拉开了门,摸索着走到小妖精房门口,在板壁上找了个板缝,往里一
看,房中灯光明亮,三面装着镜子的大床上。

小妖精横卧在中央,和那女人一样的,被老大在老汉推车呢原来小妖猜的腰
细得很,但屁股大得出奇,所以在这底个姿势下,那小阴户更显得高高的迸起,
老大把那双粉腿,一直推到了小妖精的胸口,那粗壮的大黑鸡巴,正在狂抽猛插,
小妖精一脸浪相,摇动着头儿高喊:「哎唷┅┅我的大鸡巴哥哥┅┅浪死┅妹妹
了┅┅嗳唷┅┅亲哥哥┅┅阴精又丢了┅┅吱唷┅┅真插死我了┅┅」

小妖精摇着头儿浪着,老大却不理小妖精的死活狠插,浪水儿和淫精,由阴
户里面由着大鸡巴带出来,都顺着屁股沟子流了下去,小妖精真被插死了过去;
而老大依然不停的抽插。等到小妖精慢慢地醒过来的时候,老大的大手掌就在那
大屁股上狠狠的「拍,拍」打了下去。小妖精高声叫着饶,娇声的浪喊道:「哎
唷┅┅亲达达┅┅浪贷受不了啦┅┅你还不丢怎麽办哪┅┅别打了┅┅屁股要破
了┅┅浪货给你含出来吧」

老大像是同意了这个办法,把大鸡巴拨了出来,仰卧在床上,小妖精慢慢的
起身,摸了摸屁股,无限疼痛似的,慢慢的爬在老大身旁,用舌尖把大鸡巴上的
阴精和浪水,先舐了个乾净,然後张大了那小口儿,含住了大鸡巴头儿,深舐浅
吐的吮吸起来,老大却用手揉着她的阴户沟儿和那小屁眼儿。

秋菊看得淫心大动,阴户里像有蚂蚊在爬似的,浪水儿一阵阵的流了出来,
忙又轻轻的走回房去,正想与老三玩倒溉,偏偏那大鸡巴已经软了,真是春心荡
漾,不知如何是好,一想也只有照小妖精的办法,用那细细小口,含住了软软的
鸡巴头儿,用舌尖舐着马眼,又围绕着肉子,一阵狂舐。果然那鸡巴一点点粗壮
了起来,但老三依然烂醉如泥。

这时秋菊巳忍不住,伏到了老三身上,一手引着大鸡巴,一手分开了阴唇儿,
对准了阴户口儿,猛的套了下去,那大鸡巴头子,正顶住了阴户心子,秋菊扭动
了大白屁股,左右的转着,使那阴户,在大鸡巴头子上磨着,直磨到丢出了阴精。

这时才把老三惊醒了,睁眼一看,见是秋菊在套大鸡巴,真是一阵高兴,只
说了声:「小妖精发浪」就猛的一翻身,把秋菊压倒在身下,狂抽猛插了起来。

秋菊这时也浪哼浪叫,舒服的就像登了天似的,一阵阵阴精丢了出来,老三
也感到特别的美快,用力又抽插三四百下,也就猛的丢了精,秋菊感到那又热又
美的阳精,对正着的射在那阴户心子上,不由一阵抖颤,全身的浪肉,就像了电
似的抖动了起来,使老三也感到有生以来,从没遇到过的舒服。

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大家才都睡醒起床,照例的,又一同到了老二崔命鬼的
家,这回,秋菊有小妖精陪着,两个人说说讲讲,在路上也不觉得寂寞。

到了老二的家的时侯,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照例见过了一些人,老二的太
太,倒像个主妇似的,并不是那麽妖妖娇娇的,大家见过了面以後,又摆起了酒
筵,足足的喝到深夜,才去睡觉。

秋菊仔细的看过了老大和老二的家,觉得都比老三的家漂亮豪华,所以在回
到了老三家的时候,秋菊就向老三说起,为什麽我们的家,没有老大老二的好,
杨老三一听,就笑道:「这是因为我没有成家,现在我有了太太了,当然也要布
置起来。」

真的,不到十天功夫,老三派了人出去买办家俱和一切使用的东西,真所谓
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在若是有人见了,谁敢相信,这儿是个土匪窠,那个不说,
这儿像个大公馆,秋菊现在的确也感到了相当的满足。

八轻一点,我已有孕了秋菊在这儿住了两个月,这一天,老三抢到了一笔大
财,高兴得很的要吃一杯酒,酒後就把秋菊给剥光了,挺起鸡巴就插。

而秋菊此时肚子里的孕,已经有了四个月了,那阴户,好像特别浅似的,当
老三狠狠插下的时侯,常有吃不消的感觉,偏偏今天老三心中高兴,而也特别用
力的顶,抽,狠插。

秋菊娇喘着,什麽都叫了出来,抽了很久,老三还没有丢精,秋菊忙按住老
三道:「哥轻一点吧妹妹肚子不舒服,受不了啦」

老三一听就问道:「怎麽不舒服是不是病了」

秋菊装作娇羞的说道:「哥不是不舒服,不瞒你说,妹妹有了孕了,要替你
生个儿子啦」

这话听在老三耳中,真是高兴得他不知怎麽才好,他高兴得连连在秋菊的脸
上亲吻着,跟着又轻轻的抽插了一会儿,也就射出精了,把个秋菊,搂抱得紧禁
的,两个人计划着,生了儿子以後的事。

聪明的秋菊,却在老三最高兴的时候,请老三放弃这当土匪的生涯,不如趁
着手上钱已经很多的时候,跑到上海去,过着快乐的日子,将来儿子生下来,也
有个好出身。

杨老三听了秋菊的话,也觉得有道理,就满口答应了,本还想去通知老大老
二,一起商量,秋菊怕这两个人阻止了老三的行动,所以叫老三不要通知,实行
不别而行,老三也就答应了。

他们行动非常之快,一经决定,第二天就召集了所有的小土匪,把这个窝巢
让给了那头目叫鬼见愁的谢老七,小土匪们要为老三送行,也被阻止了,於是带
着金银财帛和秋菊,上了公路,到了天津,再改搭海船。

两个人到了上海,杨铁相自称是北方的财主,因为北方正在不平静中,所以
带了家眷搬来上海居住。

上海,这势利的十里洋场,虽然秋菊和杨老三都不认识一个人,但只在旅馆
里住了有十天的功夫,就是人来人往,不是行长,就是经理等的前来结交,没有
一个不奉承杨铁相杨三爷的豪富,夸奖杨三奶奶秋菊美丽。

秋菊只说是要在上海久住,想找个公馆。不到三天的功夫,就在静安寺路已
找到了一所公馆的房子,置办了些新式的家俱,又买一两新式的汽车。

因为秋菊是在大公馆出身的,一切排场都忙,她暗地里教道着杨老三,两个
人也的确像是锦丛中生长的阔老一样,天天应酬,那些来拉存款的,拉入股的事,
都由秋菊接谈,倒使得这些人,也不敢欺侮他们,再加上老三交友讲交情,讲意
气,肯帮人忙,所以一天比一天交游广阔,也一天比一天会做生意,居然杨老三
也成了上海的富翁了。

秋菊十月怀孕,真生下了一个儿子,取名叫作长福,杨老三决不考虑儿子是
谁的种,反正孩子爱爸爸,他就很满足了。

杨长福一天天的长大了,秋菊也一年年的老了。

当杨长福在大学毕业後,秋菊就送他去法国留学。

当他学成回国,正在合家欢乐的时侯,不幸的,杨老三却就一病不起,离开
了人世。秋菊悲痛之馀,把产业整理了一下,虽然一切都是用儿子的名字,但是
大权却都操在这位美丽的中年寡妇秋菊手上。

不幸的事,跟着来了,七七事变之後,全国一致抗日,上海更是紧张万分,
不久日木人又侵入了上海的租界,把一切生意买卖都管制得非常利害。

秋菊和儿子一商量,就把产业都变卖了,搬到了法国去居住。长福得到各同
学的帮助,在事业上也有了发展,不上三年已是成为当地的大财主了。秋菊忆及
自己当年的命途多舛,就决心做些善事,以修来世,凡是当地之各种善事,都捐
助巨资,以致名声大噪,这次旅行回来,更受到市长等亲自迎接,真是无限的光
荣。

秋菊真可说是一切都心满意足了,但是再也想不到,为了徵求一名司机,而
引起了莫大的烦忧。

这应徵的朱虎,确是秋菊的救命恩人,也是秋菊一生中,唯一拜过祖先的丈
夫,自己那身为百万富翁的儿子的亲生父亲,谁想到四十年的时光,依然在为人
家开车呢。

丫头小玉轻轻的走来秋菊的身边说道:「老太太,老刘回来了,他说,那个
人不肯回来,并且从山道路上,跳崖下去了,现在死活都不知呢」

杨老太太——秋菊,没有作声,只摇了摇头,望着窗外白云,让沉痛的往事
和回忆。随着悠悠的白云,飘向天空中去……


返回继续阅读热门暴力强奸

暴力强奸
点击:49011-2702:13高中女友小雯 (1-11完)
点击:1505-2101:37妻子被疯狂的轮奸
点击:1305-1602:55毕旅被35人轮上
点击:9406-0122:04小师弟不要
点击:7503-2116:59【许乐乐的尸体】作者:血睚眥
点击:1005-0803:46第七章破徐艳
点击:805-2002:12日本企业公司的秘密
点击:705-1501:51被奸的女业务吴莹1
点击:1005-1702:26女友被干爸跟他朋友轮奸
点击:705-2503:08表演系漂亮处女被轮奸
点击:805-2302:16姐姐的屁屁的初次爽接触
点击:1005-1802:24超级美妙的乱伦
点击:9512-1918:14强奸女高中生之超爽体验
点击:1005-1501:55被乞丐轮奸
点击:605-1702:26劫爱仲夏夜
点击:905-2402:41强奸别人伴娘
点击:605-2302:15百万富翁的奴隶
点击:1005-1602:58在我男朋友面前被开处1
点击:1605-2302:27初尝东洋妹
点击:8711-1501:0550种春药自制配方
点击:705-1802:28黄颜色计程车
点击:705-1702:28局长的女人
点击:1005-1602:54娇妻公车被奸记
点击:705-0901:36丈夫面干他老婆
点击:1605-2101:33被黑人轮奸的空姐1
点击:204209-0600:32黑丝追魂腿
点击:1005-1602:48强奸地铁学生妹
点击:605-2402:40妈妈的公车轮奸1
点击:1505-1501:48乡间小路的强奸
点击:11404-2416:46变身之路途1
遇到土匪,开放性交,开放性裸体,开放性性交,开放注册中,开封黄渗
开放性交-饥渴少妇顺风车上玩车震 激情车震经历 吴梅最近换了个工作,刚去公司,时不时地需要加班。每次加到很晚,公交赶不上,开放性交做顺风车车震。
TOP反馈